一杯白开水

属猫的。

苦逼学生,
随时失踪,

备考中。

【刀剑乱舞】假如大家都有手机【词语接龙】

可能是个系列
可能...
大概开学前最后一篇文
放假再见吧
沙雕东西
ooc和私设是日常
鬼知道有没有CP
CP请参考【某筱的本丸日常】
列一下可能会出现的CP【注意是可能】:三日鹤,双狐,一雪,药宗,安清,堀兼,鲶骨...(应该没啥CP,主要是日常)
错字的话,无视无事
聊天体
我有病
1.

【千筱死在了去往本丸的路上】
清光:咱们这群名有点不妙吧...
安定:不过这好像是事实呢...
清光:嘛...确实唉
堀川:唉?主公大人怎么了吗?
清光:堀川你该不会没注意到吧,主公已经一个多月没登本丸了!
药研:准确的说,是两个月多,近三个月。
堀川:主公好像是很久没登录了,不过竟然有这么久吗?!
安定:堀川没发现是因为天天都注意着和泉守吧
堀川:我是kane桑的助手嘛
鲶尾:主公这么久没登录,有点无聊呢
一期:是啊,总觉得怪怪的
江雪:想念主公...
鹤丸:主公不来都没人陪我搞事了
三明:这个还是算了吧
鹤丸:怎么,三日月是怕我吓到你吗
三明:毕竟我也是个老头子了嘛,哈哈哈哈
主公:照你这么说,本丸有几个年轻人啊,连我都成老头子了
药研:哟,大将。
鹤丸:主公回来了!
hsb:阿路基你终于回来了!!
主公:怎么样,有没有想我啊~
咪酱:主公是生病了吗?怎么三个月才回来?
hsb:难道又感冒了?!我这就去做乌冬面
主公:桥豆麻袋!我没病。只是最近太忙了
主公:话说你们到底有没有想我啊!我可是想死你们了
清光:想了呀,当然想了,对吧安定
安定:是是是,我和清光都很想主公的
鲶尾:我也是我也是!
药研:嗯。
一期:弟弟们都很想主公呢,总是说想和主公一起玩
乱酱:一期哥不也想了吗?
一期:是的,我也很想念主公
江雪:嗯
信浓:连江雪哥都说想了呢
小夜:小夜,想念主公
hsb:我当然是超想念主公,不,应该说是最想念主公
被被:我也……
鹤丸:虽然没全说,但其实大家都很想主公的,当然我也是啦
主公:唉!主公很感动啊喵~
主公:痛哭流涕
药研:大将哭了吗?
主公:没有,只是感动一下
主公:待我马上恢复正常
主公已将群名改成【欢脱本丸的日常】
主公:都别拦着我,我要搞事了!
厚:有种不好的预感
药研:同上
乱酱:加一
退退:+1
前田:+10086
主公:不要怕,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了
青江:如果是第一天认识,大家就不会有不好的预感了
主公:青江你……
主公:我只是改点东西而已
千筱啊!:就像这样
超可爱的小清光:只有说话才能看见自己的吗?
千筱啊!:对的喵
安定大魔王:哦哦
执着马粪的美少年:好像很好玩的样子!
不爱说话的美少年:兄弟你……
执着马粪的美少年:这个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千筱啊!:我写的还是挺正常的啦
爱惊吓的臭老头:突然好奇大家都都是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超可爱的小清光:楼上是三日月吧
安定大魔王:还真是哈哈哈哈
不高兴小公举:嗯
可怕的弟控:小公举是……
灶台切光忠:小公主的意思吧
爱惊吓的臭老头:小光这个,乍一看还以为没改呢
千筱啊!:咪酱我没改吗?
我超爱卡内桑:不是的主公,你仔细看
千筱啊!: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千筱啊!:抱歉...
灶台切光忠:主公……
千筱啊!:让我们忘记刚才的事,@全体成员
本丸唯一女孩子:嗨~
蹦来蹦去的小天狗:ヽ(○^㉨^)ノ♪
退退超乖的:|・ω・`)
小幸运:^ω^
气场八米:눈v눈
千筱啊!:药宗,呸不是。药总你这个表情很好
气场八米:大将你的输入法暴露了你
笼中美鸟:这是事实
气场八米:宗三...?
爱惊吓的臭老头:笼中美鸟哈哈哈哈哈哈哈!!是没有鸟吧主公打错字了吧
千筱啊!:本来确实是没,结果打成美感觉也没啥毛病哈哈哈哈
气场八米:嗯,没毛病,很美。
千筱啊!:药研·突然痴汉·藤四郎
哈哈哈哈:主公,看自己媳妇儿不算痴汉吧
千筱啊!:三日月你这是让我带的都有口音了吗!媳妇儿~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千筱啊!:怎么都不说了呢,来来来我暂时回不去本丸在这陪我玩会儿
执着马粪的美少年:主公想玩什么啊?
千筱啊!:词语接龙
安定大魔王:什么词都行吗?
千筱啊!:只要大家都知道是啥就行,另外同音不同字也行
千筱啊!:来来来,开始啦!
千筱啊!:我起头,阿路基
气场八米:基♂佬
爱惊吓的臭老头:老公
哈哈哈哈:唉
爱惊吓的臭老头:这还真是吓到我了
千筱啊!:别撒狗粮了,继续继续
不高兴小公举:公举
我超爱卡内桑:举一反三
笑面污江:三妻四妾
可怕的弟控:切开黑
笑面污江:嘿嘿嘿
千筱啊!:青江啊!!!
笑面污江:这个不是词语吗?还是大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那我来讲讲吧
千筱啊!:不是啊!!!!!!!!!
千筱啊!:继续继续……
千筱啊!:刚才啥也没发生……
机动老高了:黑猫
卡内桑本卡:楼上是?
我超爱卡内桑:机动高的话应该是短刀吧
气场八米:大将不可能这么正经
千筱啊!:药研别拆台啊
安定大魔王:到底是谁啊?
千筱啊!:石切丸……
笑面污江:ふふふふふふふふふふ
千筱啊!:青江你...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千筱啊!:抱歉
执着马粪的美少年:怎么主公笑了这么长时间都没说话啊
小叔叔超苏:手速
小叔叔超苏:鸣狐大人说,应该是机动低所以手速也慢
机动超高的:……
千筱啊!:小叔叔你真相了(话说这年头连狐狸都会打字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卡内桑本卡:三日月好魔性啊...
千筱啊!:好了我们继续,刚才到mao了
小幸运:所以石切丸先生到底做错了什么...
蹦来蹦去的小天狗:只是冒了个泡而已
气场八米:然后被嘲笑了
千筱啊!:咳咳,继续。
笼中美鸟:猫妖
气场八米:妖孽
爱惊吓的臭老头:何方妖孽
千筱啊!:报上名来!
可怕的弟控:主公
千筱啊!:咳咳,三明管好你媳妇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千筱啊!:我错了你能不能说点别的...
哈哈哈哈:孽缘
千筱啊!:突然正经什么情况
不爱说话的美少年:愿望
执着马粪的美少年:望远镜
头发长的是前田:镜花水月
头发短的是平野:月色真美
健忘的阿尼甲:美颜
我是膝丸:颜文字
身高窜天:字面意思
蹦来蹦去的小天狗:思考刀生
机动超高的:生无可恋...
笑面污江:...啊...嗯
千筱啊!:青江!!
千筱啊!:你给我出去好吗
机动超高的:嗯
千筱啊!:我啥也没说
千筱啊!:从lian继续
顺毛顺毛:恋爱循环
小叔叔超苏:环绕
安定大魔王:感觉接不完了
超可爱的小清光:是啊
千筱啊!:那我指定吧
千筱啊!:长谷部!
阿路基的梦幻坐骑:主公我在
爱惊吓的臭老头:梦幻坐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气场八米:长谷部抱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笼中美鸟:噗嗤
灶台切光忠:这个名字比我的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酒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写的嘲笑脸】
千筱啊!:织田组的塑料友情
阿路基的梦幻坐骑:阿路基...
阿路基的梦幻坐骑:坐骑么...原来阿路基是这样想的啊,虽然不太好,但只要是主命的话
千筱啊!:桥豆麻袋!
千筱啊!:【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
千筱啊!:跑题了,我继续吧,绕道而行
笑面污江:行行行
千筱啊!:……
气场八米:大将的口头禅
千筱啊!:怨我咯
千筱啊!:行行行,继续
气场八米:行行行
小酒鬼:行
可怕的弟控:行行行
不高兴小公举:行行行
复仇复仇:行
这不风雅:行行行行行,行行行行行行行,行行行行行
被被的被被被被被弄脏了:行
千筱啊!:我已经不认识行这个字了

【文豪野犬】中也喝多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文豪野犬】中也喝多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横滨高中】番外,时间设定在芥敦在一起后。
ooc和私设有。
沙雕写的沙雕东西。
这次再出问题我就...

1.
(会有2,讲中也为什么喝醉,更新时间不一定。)

中岛敦走在上学的路上,百般后悔自己昨天就不该和芥川在教室里打架,结果现在大周末的又双叒叕要去学校当苦力。

结果在敦到达教室时,他就从百般后悔变成万般后悔了。

中原中也站在讲台上,满脸通红的唱着歌,身上还穿着芥川的外套,黑的那个。问题是站在讲台上,估计换成别人早被天花板爆头了。

但换成我估计也没问题。
毕竟我可是和中也一样高的人。
其实比中也高一厘米。
(被拖走...

真是朝气蓬勃的一天啊。

视线离开中也,敦转头看向旁边一脸生无可恋的芥川。

芥川此时正低头扶着额,心头仿佛有一万只人虎奔腾而过,没错,一万只,人虎,奔腾。

所以这到底是个啥情况。

“芥川,中也老师终于被太宰老师气疯了吗?”

“嗯。”

“话说中也老师是喝多了吗。”

“嗯。”

“芥川。”

“嗯。”

“中也老师……”

“嗯。”

“我喜欢你。”

“嗯。”

“……”

“嗯?”

“(#/。\#)”

“嗯!”

你俩给我出去,好吗。
对方心存感激的接受了您的狗粮并感动的热泪盈眶满脸姨母笑的干了这碗皇家狗粮。
我滚,OK?

“别闹,中也老师到底怎么了。”

“在下早上来的时候,发现教室门没锁,然后我就进去了,然后……”

“然后?”

“中也老师就突然扑过来扒我衣服。”

“。。!!!”

这是什么春意盎然的发展。
难道是春天到了吗。
脑中都自动响起那熟悉的bgm了。
盼望着,盼望着,绿帽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
神TM朗读式bgm。
等等,重点不对。

“等等!扒你衣服?!”

“不过看样子只是当成是太宰老师的衣服了。”

“哦,吓死我了。”

“所以中也老师只是和太宰老师生气括号其实是吃醋然后在教室喝多了正好你来了就误以为是太宰老师的把你的衣服扒了下来套在身上然后此时正穿着误以为是太宰老师其实是芥川的衣服在唱着虽然听不懂但是很好听总之就是太宰你个混蛋的这种歌。对吧?”

敦你说话都不带喘气的吗累死我了。

“是这样的。”

终于搞清楚状况的芥敦表示我们需要抱团来抚摸一下受到惊吓的幼小心灵。
芥敦:(· ·(· ·)

那个,两位方不方便让我拍个照。
不方便,滚。
喵了个咪的。

抱了半天然鹅还在抱着的浑身都写着ooc的两人一脸淡定的看着中也在教室来耍酒疯,一会儿唱几句“太宰你个大混蛋”,一会儿又突然飙高音“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一会儿又非常乖巧的躺在桌子上一副小娇妻的样子嘟囔着“太宰最讨厌了”。

好可怕啊……
这简直比中也要杀人还可怕啊。

敦:“中也老师喝的酒是不是叫千筱特制喝了必ooc。”
敦你给滚蛋。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芥川你别那么看我不是敦你干嘛哭什么是男人不等等别别别大哥我错了你先把罗生门收起来好不好。
唉...都是为了生活。
我觉得我除了养老金还应该收到单身狗慰问金。讲真(认真脸(老认真了(你看我真诚的眼神)
对不起只看到了眼屎。
我他喵的……

“中也老师好像安静下来了。”
“嗯。”
“那我们要打给太宰老师吗?”
“应该要吧。”
“那我这就打……”
“桥豆麻袋。”
“?”
“在下觉得我们应该先处理一件更重要的事。”
“什么事?”
“为了我的生命安全着想,在下认为很有必要把在下的衣服从中也老师身上扒下来。”
“有道理。”

敦突然起身走向中也。
芥川紧随其后。
两人一起拽住衣服。
并害怕中也掉地上贴心的用脚支着中也。
真贴心呢。

“我说三二一,一起拉。”
“嗯。”
“3。”
“2。”
“chuya!”
“1!”

……
…………
………………

“哇唔...”
“不是的太宰老师你听我解释!”
“我们只是想把衣服拽下来!”
“把衣服拽下来?”
“不是!是把芥川的衣服拽下来!”
“芥川的?”
“不是啊!我们是怕您看到中也老师穿着芥川的衣服!”
“嗯?”
“不是啊!!我们只是怕您知道些不该知道的东西!”
“不该知道的东西是什么东西呢?”
“在下……”
“芥川,敦,我们需要聊一聊。”
“不是啊!!!!”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太宰看到了什么。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中也喝了什么。
我们仍未知道中也为啥喝那么多。
我们仍未知道芥敦酒精不想让太宰知道什么。
我们仍未知道千筱脑袋里都装了什么。

事情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呢,让我们敬请期待。
没啥期待的,散了散了。

【文豪野犬】横滨高中的那些破事9

ooc
私设
太中
芥敦

9.

芥川和敦最近莫名其妙的比往常和平了许多,走路时撞见也只是无视对方,有时甚至会打招呼?可能是因为月考临近,俩人都想把精力放在学习上吧,也可能是因为上次的那件事吧。

谁知道呢。

嘛,不过对方不找自己茬了,倒也互相节省出了不少时间,比如把偶遇时吵架的时间换成去背背书。
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可为什么两人都反而更不自然了呢?

敦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所以他决定以后见到芥川主动和对方打招呼,没准能让两人尴尬的关系得到点好转。

走廊里。
“芥川。”
芥川一个180度转身走了并无视了敦。

此后敦又在各个地方试了N次,操场,校门口,教室里,甚至厕所,但芥川每次都是转身走开+无视,可能因为麻烦最后直接改成拔腿就跑。

敦:……

敦觉得这不是个好办法,本来两人就传过好几次绯闻,又因为这几天的事校内甚至出现了【芥敦】这个邪教组织,更有甚者说,芥川不理敦是因为敦和女生关系好而吃醋了,这种豪言(事实)。

敦已经深深的感觉得自己和芥川打招呼这个行为是错误的了...

当前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找太宰老(ba)师(ba)沟通一下了。

“……事情就是这样的…”
“所以敦君打算怎么办呢?”
“我就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办所以才来找太宰老师的啊...”
“直接承认你和芥川在一起了不就好了。”
“我们什么时候在一起了!”
“还没在一起啊,那就说你很喜欢芥川,并且在努力追求他,希望大家多多帮助。”
“重点不对啊!我根本不喜欢芥川啊!”
“那就说,是芥川单方面追我,我才看不上那种人呢。”
“这样我会被芥川和全校女生追杀的...”
“这样啊。”

……

“哎呀该吃午饭了,敦你去帮我帮中也叫来吧。”
“那我的事呢?”
“啊,放弃吧,我也没有办法啦哈哈哈哈。”
“太宰老师!”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不要吓我啊...”
“芥川那孩子人还是很好的,你和他好好交流下应该就没问题了。”
“那具体怎么做?”
“打个电话不就行了。”
“可我没有芥川的号码...”
“发个QQ。”
“QQ也...”
“那微信。”
“我不用微信...”
“敦你也太没用了,连个对方的联系方式都没有。”
“我和他关系又不好怎么可能会有他的联系方式啊,那太宰老师没有吗?”
“我的手机只有一个人哦。”

太宰拿出自己的手机,并让敦看了联系人。
确实只有一个人。

A漆黑的小矮子。

“是中也老师么。。”
“回答正确。”
“那现在怎么办?”
“既然没有联系方式那就写信吧!”
“写信?”
“对啊,写封匿名信把芥川叫出来,单独和他说一下不就好了。”
“可我不会写...”
“简单,我教你。”
“太宰老师你真的可信么...”
“当然,我可是给chuya写个很多封匿名信的。”
“……”
“不过是骚扰信。”
“……太宰老师我先不打扰了。”
“跑什么,我除了骚扰信也写过别的。”
“真的吗?”
“相信我,按我说的写绝对没问题。”
“好……好吧...”

……
中也带着午饭来到太宰病房前时听到了这样的对话:
“嗯,这样肯定就OjbK了。”
“那我就回去复习了,谢谢太宰老师。”
“走吧走吧。”

敦慌忙的打开门差点撞到了门口刚要进去的中也。
“中也老师对不起!”
“没事。”
“中也来了吗,我都要饿死了。”
“中也老师再见。”
“嗯。”

中也:这种奇怪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太宰,敦来找你干嘛。”
“咨询我一些情感问题。”
“情感问题?这小子不会喜欢哪个女生吧?”
“不不不。”
“算了,我不管了,张嘴。”
“干嘛?”
“我喂你吃饭啊。不然呢!”
对不起我想歪了。。。。

第二天。

敦一大早第一个来到学校,偷偷的把写好的信放到了芥川的书桌里,然后若无其事走开了。等芥川看到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放学了。

芥川由于身体不舒服,成了全校最后一个收拾书包的人,芥川慢悠悠的把书本装进书包,随着书本被取出,一封信掉落在芥川脚边。

“这是什么...”

芥川捡起信,只看见了一个大大的爱心,“好恶心。”

“……今天放学后,请来天台一下,我有重要的事要和芥川同学讲,请务必来。”

“咳咳...匿名的...谁这么无聊...”

虽然嘴上说着无聊,但人家信里都那么说了,不去也不好。抱着赶紧去完然后快点回家休息的心理,芥川走上了天台。

然而芥川万万没想到,这一去,可惹出了不少的事。。

【文豪野犬】横滨高中的那些破事8

8.

一天后......

某两个打完架后一身被对方打的伤还站在一起的傻子。

“太宰老师和中原老师多久没来学校了?”
“两周。”
“呃,我们是不是应该去看看了?”
“嗯,是该去看看了。”
“走吧。”
“嗯。”

等他们到医院的时候,却看见了,这惊悚的一幕----中也把太宰治给床咚了???芥敦开始同时大叫:

“What the fuck?啥子情况?”
内心:中也麻麻是要反攻了?!

这时中也开始解释到:“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个样子的!”

“哦,这样啊。”
“这样啊,我们什么都没看到。”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对吧芥川。”
“是的,在下什么也没有看到。”
“我才没有看到中原老师床咚了太宰老师呢(然后太宰老师一脸猥琐的笑)。”
“在下也没有去想‘中原老师要反攻成功了’这种龌龊的东西。”
“真的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个样是的啊!你们要相信我啊!”
“……”
“所以说听我解释啊。”
“好吧,那你解释一下吧。”
“对呀,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芥敦:“是不是太宰爸爸又惹你生气了?”
中也:“神特么太宰爸爸...”

“今天早上我来给太宰送饭……”

今天早上。

中原中也提着一盒子饭去照顾太宰治,走进了医院,来到太宰治的病房前,只见门上挂了一块木板,上面写着【中也与狗不得入内】,中也很清楚太宰治这么做的原因,他讨厌狗,所以太宰治就偏偏要把他和狗放在一起,中也瞬间气的想踹开门把太宰治的头钉在【中也】上。

还好他还是有理智的,太宰为了他住了院什么的,他心里也是有点在意的。
只是有点。
其实在意的要死但就是嘴上不承认哎呦中也大小姐还蛮傲娇的卡哇伊啊啊啊啊啊(被中也踹飞了)
咳咳,我什么都没干。

“咚咚咚...”
“太宰开门,我来给你送饭了。”
屋内没有声音,很明显,太宰治还没起床。

中原中也压低了帽子,强忍着想让太宰治再住几个月院的怒火,故意避开了【中也与狗】几个字,推开门走了进去。

“我进来了……”

“中也好慢啊,我都要饿死了。”
“故意装睡不给我开门么。”
“对呀。”
“这么做有什么意义么?”
“因为想看看中也看到我给中也特意准备的【中也与狗不得入内】后会不会直接把门踹开呢。”
“看在你是病人的份上,我就先不和你计较了。”

中也坐到了床边,顺手把饭盒扔到了太宰治前面的饭桌上。

“喏,吃饭。”
“不行的。”
“哈?你又怎么了?”
“我手痛,动不了。”
“那你是想让我喂你吗?”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是没问题呢。”

中也没好气的打开饭盒,太宰治在一边看的特别开心,让中也恨不得直接打开饭盒把饭带菜全扣太宰脸上。

庆幸的是,他没那么做。

“张嘴。”
“太烫了,中也帮我吹一下吧。”
“...”
于是中也就很耐心的慢慢把饭吹凉了,然后再一次拿起勺子送到太宰治嘴边。
“这下总行了吧。”
“中也好慢啊。”
“太宰治,我XXXX...”

“你到底吃不吃!”
“中也特意给我带的饭当然要吃了。”
“那就赶紧吃。”
“我的胳膊好痛啊...”
“张嘴。”
“都凉了,不好吃了,中也再去热一下吧。”
“太宰!”

结果......这俩人就在床上打起来了,然后就忘了锁门了,然后芥敦就来了,然后就让芥敦看见了那惊悚一幕。

“原来如此啊。”
“是在下误会了,对不起。”
“太宰老师就是太皮了。”
“需要中也老师好好‘管教’一下。”
“得,太宰现在可经不起折腾,不然我还不得住在医院陪他。”
“呦~chuya原来这么关心我吗?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芥:这还经不起折腾呢,分明是装的好吗,平时那个聪明的中也老师是丢了吗?搞不懂搞不懂。
敦:总感觉有点不对呀,太宰老师的病好像并不严重啊,应该是装的吧。
宰:这两个孩纸怎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啊,我演技这么好,不会被看穿的吧,可是这种眼神真的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呀,不过就算被发现了,他们不说不就没事了。

你还是先想想万一要是被中也发现了该怎么办吧。(小心被咔嚓

中也:“你们不是快考试了吗?还是好好复习吧,你们不用担心,这里有我照顾呢。”
“嗯,那我们就先走了。”
“路上小心点。”

临走之前芥敦还看(瞥)了一眼太宰治......
太宰治:有种不好的预感是肿么回事...

然后两人强行恢复正常完成了艰难的喂饭任务(秀秀秀)

“终于吃完了,现在没事了吧。”
“有啊。”
“什么?”
“我想上厕所,你陪我去吧。”
“你又不是小孩子了,自己去。”
“我现在可是病人唉……chuya…”
“...那好吧。”

过了一两分钟他们来到了厕所。

“你能把药瓶举高点吗?”
“你这是在为难我吗?还是你很久没有尝试过挨揍的滋味了,有点想念。”
“没有呀,我哪改惹老婆大人生气啊。”
“滚,自己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不行呢,中也。”
“你可别告诉我你脱不了裤子。”
“回答正确。”
“所以你是想让我帮你脱裤子么?”
“不不不。我只是想让中也帮我脱下裤子然后顺便帮我扶着点最后再顺便帮我把裤子提上而已。”
“你认为可能吗?”
“可是我是病人,我的手真的是好-痛啊。”
“啊啊啊啊啊,知道了,进去。”
接下来的情形有点不可描述,所以就不描述了。

【刀剑乱舞】男婶作死看什么乙女

男婶作死看什么乙女
脑抽产物。
既然是吐槽肯定ooc。

纯属一个腐的单纯吐槽乙女,因为我真的接受不了这玩意。。。
并没有针对谁也没有黑乙女,硬要说应该是黑ooc还不承认,还很没天理的火的一些玩意。。。
真的,ooc你还不标明,还ooc的那么恶心,为了吸引人眼球写的那种文真的让我很反胃。。

5.

作为一个单纯勤劳又好学的审神者(屁),被安利了无数次乙女后,我终于开始了人生的第一篇乙女文阅读之旅。

也不知道犯什么神经要看这玩意。

“我还就不信这玩意有那么好看。”

“嘛,随便找一个好了。刀剑乱舞乙女向...完事。”

“这都是些什么啊……就这个吧。”
在看下去我怕不是要瞎。

“药研x女审神者,我看是不是不太合适。”婶婶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点开了文。

顺带还叫来了药研一起看。

“所以大将叫我来是干嘛?”
“陪我看人生中的第一篇乙女文。”
“为什么我也要一起看?”
“因为你是主角。”

因为本人有一边看一边读(吐槽)的习惯,所以药研全程几乎没看几眼屏幕,只是听着婶婶用飞快的语速说着听不懂的语音。

“哦~是第一人称呢,让读者更有代入感拉近距离么,对不起语文阅读理解做多了。开始开始,我看看多长……上中下,还行,不算太长。”
“大将能开始了么?”
“ojbk。”

于是身为药研厨的腐宅男婶括号患有重度CP洁癖的千筱便在药研的陪同下看起了药婶的乙女文。

“竟然没有ooc和私设警告,差评差评,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少女你很猖狂么。一堆废话跳过跳过,等等怀孕是个什么鬼!算了不管了。”
“大将...要不你还是别看了,满脸都写着嫌弃。”
“不,我偏要看看凭什么这种垃圾乙女瞎jb扯淡的文比我认真写了好几周的文都火!”
怨念很深啊。

“咳咳。开始。”

【我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手机。】

“恕我直言,这个开头很智障。”
“这么多字,跳过跳过。”
“桥豆麻袋!多了多了大哥我错了发生了啥,我错过了什么,重看重看。”

【仔细想想,我上次来月经是什么时候?
上个月初?
上上个月初?】

“少女你是在问我么,这种事还要问别人你也是可以的。”

【说来我已经两个月没来月经了。

“哦哟,几个月了?谁的崽!”
X说着把手放到我肚子上揉了两把。

当然是我近视药研的。(呸
我一把摸上X的肚子揉了两把,手感和我想象的一样好。

“你这有五个月了吧,我差不多,两个月吧。”】

“桥豆麻袋!我怀孕了??!”
“大将冷静,这不是你。”
“对,这不是我,继续。”

【去医院看了医生。】

“少女你确实需要看下医生了。”

【我犹豫着是该去妇产科还是干脆做个体检就这样回去。】

“不,我觉得你更需要看看脑子,因为那里可能会有鱼。”

“一堆废话,不看不看。”

【“你怀孕两个月了,宝宝很健康。”】

“唉我操尼玛还真怀了,对不起我错了不爆粗不爆粗...”

“等等为什么一个二十多的处女会怀孕,感而受孕……???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夭寿啊……”
“要不别看了。”
“继续。”
“继续啊?!”
“接下来怎么样了,这个本丸的关系好糜乱啊。”
“这里有说明。”

故事讲的是婶婶和药研互相喜欢,并且全本丸都知道这事,婶婶不知道的是其实本丸暗地里到处都是修罗场,本丸所有刀的集火对象是药总,药研天天被三日月几个臭老头子押进演练场。

“什么!我居然那么变态吗到处留情!为什么到处都是修罗场啊!!!”
“都说了那不是你啊!”

然后婶婶莫名怀孕了,失望之时被药研举高高还被抱进怀里。
读到这,我条件反射的看向了药研。
虽说我不高,但和短刀比身高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大将你很皮啊。”
“不不不不不什么都没有。”

“这我实在是接受不了,直接看结局吧。。。”

结局搞了半天,孩子是药研的,药婶撒了把狗粮,并且疑似还扯出了结婚见家长之类的东西?

So?
药研喜当爹。。。。
。。。。。。
。。。。。。
(゜ロ゜)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污秽啊……我都看了些什么……毁了……我幼小的心灵受不了什么重口的东西啊……”
“都说了受不了就不要看了,大将要不要看几集花丸回回血。”
我很淡定的看了眼手机屏幕,发现还有下没看。。。

“还有点没看完。。。”
“还看啊!”

最后鬼哭狼嚎的吐槽了几个小时后,终于结束了第一篇乙女文的阅读之旅。
新世界的大门就这样开启。

“牙白...牙白...”
“所以看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乙女太可怕了……”
“大将你还要干嘛啊?”
“我去看篇药宗车洗涤下被污浊的心灵。”
“别看啊!”

【刀剑乱舞】关于审神者比较矮这件事

关于审神者比较矮这件事

只是个沙雕随笔,就当是番外吧,正文下周更。

4.

我们的审神者,是个矮子,是个只比他男神中原中也高几厘米的矮子。(其实应该和中也一样高(闭嘴)

所以,难免的,因为身高发生过不少事。比如捞到园长的时候。

“哇,新刀啊,小狐你认识吗。”
“是岩融,今剑应该会很开心的。”
“太好了,那我们赶紧回去告诉今剑吧。”
婶婶急忙冲园长跑去,满脸笑容的那种。
“岩融你好,我是……”
“原来你在这啊,抱歉抱歉,太矮了没注意到你。”
“岩融对吧,很好,我记住你了。”
据说之后婶婶一次都没让园长站在离他一米以内的地方。

即使没有园长,本丸的大多数刀也都比婶婶高了不止一点。所以,婶婶平时最喜欢和粟田口一家还有其他短刀窝在一起,只有那样才不会显得婶婶很矮。

刚入坑时的婶婶:
近侍:清光。
第一部队:安清,堀兼和鲶骨。
有了三日鹤之后:
近侍:鹤球。
第一部队:三日鹤,四大太。
过了一段时间后:
近侍:鲶尾。
第一部队:鲶骨,药研,乱,今剑,厚。
现在:
近侍:药研。
第一部队:大将组,乱,今剑。
【笑容渐渐平静】

所以本丸的近侍一直都是药研,第一部队也始终都是清一色的小短裤。(并不!因为我是正太控!(不不不不不不

“我们老家有一句话叫,个矮是被心眼儿坠的。所以我矮是因为智商太高了。”你的脸呢。。

对此,大家也只能顺着自家审神者,“好好好,主公你最聪明。”

可是,有一天。
婶婶坐在本玩的长廊上,静静的思考着人生。

清光看到这一幕,走过去坐到了婶婶身边。

“清光啊。”
“ha i-”
“你说,有没有什么能快速长高的办法。”
“应该有吧,主公想要长多高呢?”
“就是那种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衣服全都穿不下了的那种。”
“不可能的啦...”
“其实只要裤子短了一截就够了。”
“所以说那是不可能的。。”
“好吧……”
“这样吧,把大家叫来开个会怎么样?”
“好。”

于是婶婶走向并遥起了许久没碰的铃铛。
“叮铃...叮铃...”

“主公今天有什么事吗?”
“就是关于我的身高……”
“怎么长高吗?”
“对。”
“主公想长多高?”
“早上起床猛然发现床小了。”
“主公,你也差不多够了……”
“我只是想长高点而已嘛……”
“多喝牛奶呢?会不会长高?”
“可以试一下吧。”
“更多的会长胖吧。”
“呃啊……突然肝儿好疼……”
“主公,你捂的是胃...”
“好我们继续吧。”
“不要直接忽略啊喂……”
“多做运动应该更有用吧。”
“我选择死亡,散会。”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怎么可能,开个玩笑而已。
让我们继续扯犊子(不

某一天。
婶婶吃完早饭便迅速来了本丸,目的是快点安排完内番然后去上学。(其实起晚了)

“……大概就这样,其他人就随便吧,主公我就先走了。”
“主公再见-”
只见婶婶马不停蹄的跑了出去,只留下了一溜烟和在风中凌乱的众刀。

“主公虽然矮,但机动和打击都挺高的。”于是众刀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所以大家更确定了一件事,不要和主公提身高的事,否则刀解池见吧。

时隔一个月,某人终于想起了它的老福特密码。。(并不
将近一个月没正经写文更文了,非常对不起。
因为实在是太-忙了。
就写了几篇原创文,不过只发了B站。
这两天我会开始写文的,以后平均一周一两篇文。

杂梗

1.习以为常的鲸落。
2.“鬼”的阴阳眼。
3.鲜血染红的大地。
4.适应孤独,就像适应一种残疾。
5.你是我流浪过的一个地方。
6.我把时间都给你。
7.失忆症和超忆症。
8.枫:往事的回忆,人生的沉淀,情感的永恒,岁月的轮回。
9.活了一天,重复了一辈子。
10.远视眼和近视眼。

【刀剑乱舞】某筱的本丸日常15

这章没啥CP。
女装预警。
还有,
我肥乃嘞……
考完试一身轻松,可是好多作业。。

15.

“重来重来,人都走了。”
“大将,继续玩国王游戏还是?”
“继续继续,我还没玩够呢。”

第二局:婶婶,药研,信浓,后藤,厚,乱,退,鲶尾,骨喰。
被粟田口淹没,不知所措(并不。

刚发完牌,婶婶就着急的问道。“谁是国王?”

“我。”五虎退默默的举起了手,声音小到几乎听不到。

一看国王是五虎退,婶婶脸上的表情瞬间变成了一副不搞事会死的样子,婶婶笑着很是温柔的说,“退,来,到主公这来。”

五虎退听话的走过去,被婶婶一把搂在怀里,就这么坐在了婶婶前,背靠着婶婶的肚子坐下。

看着怀里乖巧可爱的五虎退,婶婶的正太控属性偷偷的跑了出来,猛地抱紧了五虎退伸手狂揉五虎退的头发。

“退也太卡哇伊啦~”
“主…主公大人…”五虎退有点害羞。
“抱歉抱歉,主公吓到你了。”
“没有的,主公夸我的话,我很开心的。”
(/^▽^(´^ ^`)/

“主公你这算是作弊了吧。”坐在婶婶左边的药研看不下去的说。

“谁说我作弊了,我只是想和抱抱退而已,对吧退~”

“嗯嗯。”五虎退一阵猛点头。

“退真听话~”

“咳咳...”
“呃...继续继续。”

“2号5号和7号……换衣服。”五虎退凭记忆按婶婶告诉他的说着,说完7号之后还回头和婶婶确认下自己没有说错,然后再继续把剩下的三个字说完。

“等等,怎么个换法?”

“就是...2和5穿7的衣服,然后7穿...”

“5号。”看五虎退好像不太敢说了,婶婶便开始补充。“7穿5的衣服。”

“来来来,都懂了吧,谁是257?”你这不明知故问呢么。

药研:“我是5号。”
信浓:“我是2号。”
药研and信浓:“7号呢?”

“是乱唉!也就是说药研和信浓要穿裙子了,哈哈哈哈哈哈……”

“乱的衣服也不全是裙子啊。”
“对啊。”
“是的呢。”
“可是,乱今天只带了我买的小裙子吧~”
“是这样没错。”
“所以,药研和信浓要穿裙子哦~”
“完全正确。”
“桥豆麻袋!什么裙子?”
“这个嘛……”
“是女仆装和小礼服。”
“……”

药研:我现在装傻还来得及吗。
婶婶:装傻也得穿눈v눈
药研:……

“好啦好啦快去换,趁一期不在赶紧的。”原来你把一期支走是早有预谋的么。

药研和信浓还有一丝希望的看向粟田口众人。
厚:加油。
后藤:我相信你们。
乱:放心吧,我的衣服尽管放心穿。
退:对不起,药研哥和信浓哥...
骨喰:幸好不是我。
鲶尾:噗嗤。
加油是什么鬼?相信我们?很好,我不想信你们,什么叫放心穿?就是因为是你的衣服才最不能放心穿啊!退...唉...不怪你。骨喰你什么意思,幸好不是我,是我俩你就不管了吗?还有鲶尾,你笑了吧!你笑出声了吧!

然后那一丝希望就变成了慢慢的绝望。

“别磨叽了,快去换吧,还是说,你们不会穿,要不要我来帮你们啊~”
“不不不不不。”

于是药研和信浓带着生无可恋的表情被乱推去换裙子了。

几分钟后。

“主公,我们换好了。”
“快出来让我看看!”
“好看吗主公?”
“好看好看,乱穿什么都好看!”婶婶一边夸着乱,一边掏出手机疯狂拍照。

“药研和信浓呢?”
“大将,我们也换好了...”
“那就出来吧。”
“可...”
“乱的裙子太短了...”
“哪有那么短啊,不是和你们出阵穿的短裤一样长嘛。”
“这又不一样。”
“就是,短裤和裙子不一样。”
“啊啊啊啊啊快出来快出来。”
……
“那我来硬的了。”

婶婶大步流星走过去,一把揪出了迟迟不肯出来的两人。
左手药研,右手信浓。
(咳咳,以后我会找机会把这个画出来,所以这里就不多说什么了)

“卡……卡哇伊!”
千筱,卒,死因一失血过多。

“不要动,谁都不要拦着我。”又是一阵狂拍。

“药研啊,让大将抱抱!”
“诶!”
“里面穿裤子了吗?让我看看。”
“大将别拽啊!”
“什么嘛,有安全裤啊,信浓呢?”
“大将!”
恭喜千筱(药研痴汉)获得称号,无性别变态。(喂!

“好了吧,可以换回来了吧。”
“不行,知道游戏结束你们的衣服才能换回来。”婶婶也是疯了。

“那我们继续吧~”

抽牌抽牌ing...

“我是国王唉。”
婶婶:天助我也。
鲶尾:背后一股凉气……

“没什么搞了呢。。”
“大将。”
“?”
“我有个主意。”
“说说说。”
“这样这样……”

“就是这样。”
“我明白了。”
婶和药同步看向刚才笑得很开心的鲶尾,并且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1脱光3的上衣。”
“那么,谁是13呢?”

鲶尾有些慌,“我是1。”
“3...”身旁的骨喰反而淡定的亮出了手中的3号牌。
很好,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只不过好像坑了骨喰。

皮这一下我很开心。

【文豪野犬】横滨高中的那些破事7

神经病,ooc和私设有,没有文笔。

7.

“理事长!冷静!”

“国木田你别拦着我!”

“您坐下,我来。”

“……”

……

时间回到今天早上六点。

“芥川和中岛,说说吧,炸学校的事。”

“是芥川的错,跟我没关系。”

“哈?!分明是人虎的锅吧。”

“要不要来打一架,芥川。”

“我不建议把这里也拆了。”

“停停停!”

“罗生门。”

“半人半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理事长发出了杀猪般的嚎叫。
“理事长啊!”

“轰!”

理事长失去了她心爱的办公桌,因为它被罗生门ke了。

然后就发生了开头的一幕。

“你们俩个就不能谦让一点吗,为什么就不能友好一点呢?你看人家太宰和中也,虽然天天打,但人家是在床上不是,呸,但人家现在也和解了啊,(理事长你哪来的自信说他俩和解了)。”

“友好?”

“谦让?”

“没有!”
“不会。”

“你们又没尝试过,怎么知道不可能呢,试一试吗~”

“……”

“试一试...”

“好吧,就试一试。”

“那好,敦我问你,这件事是谁的责任。”

“我的。”

“那芥川呢?”

“对啊,他的。”

芥川你个死傲娇我cnm。。

“你想打架吗芥川!”

“你不是同意谦让么,那你就谦让就好了。”

“咳咳!”

“到底谁的错!”

“我。”
“我。”

理事长:我可能嗑药嗑多了,出现幻觉了。

“你们真的知错了?”

芥敦:“嗯。”

“很好,very good,让我想想怎么罚你俩。”

理事长的内心世界:让他们打扫卫生?围着操场跑个几百圈(会死人的)?帮忙搬桌椅?嗯……“你们就帮忙把高一高二高三的桌椅搬到新教室里吧。”

“全校的?”

“yes,就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搬完什么时候上课。”

“好...好的。”

“ojbk,去吧!勇敢的少年,快去创造奇迹!”又磕药了。

然后,芥敦二人就开始了搬运工的工作。

“我搬椅子,芥川你搬桌子。”

“桌子沉。”

“那你搬椅子,我搬桌子。”

“椅子磕腿。”

(^_^#)“那一套一套搬,我负责高一的,芥川你负责高二...”

“我不想爬楼梯。”

“我搬高二的...”

“高一的教室多。”

(ノ=Д=)ノ┻━┻“你™到底有完没完了!”

“为什么我要听你的。”

敦:woc,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怎么办好想抽他。

“一起搬不就好了。”芥川搬起了一套桌椅往高一一班走去。

敦:什么嘛,也是能好好说话的啊。

芥川走过敦,在敦耳边小说说了两个字,“笨蛋。”

(╯‵□′)╯︵┴─┴

“哼,笨蛋人虎。”芥川嘴角多了抹笑意。

两人很快就干的差不多了,只剩自己的教室还一个桌椅都没有。

“现在就差我们班了,我们快点搬吧,天快黑了。”

“嗯。”

黄昏下的教室,被晚霞烘托出一种奇妙的气氛。两个少年在楼梯上慢慢走着,一天的劳动下来,即使是中岛敦和芥川龙之介也已经筋疲力尽了。

中岛敦走在芥川前面,夕阳的余晖照在他的脸上,敦的脸在芥川眼泪渐渐模糊。

芥川头一次静下心,像现在这样没有和敦打起来,而是小心的看着对方,静静的盯着敦的一举一动,从一根发丝到身上被汗水打湿到半透的衣服,一切的一切,都深深的印在芥川的眼里。

他竟看呆了。

“芥川,你在发什么呆啊,快点,搬完这个我们就能回去了…”

“唉!”

“人虎小心!”

敦的腿不知怎的突然一发软,连人带桌椅都从楼梯上倒了下来。

幸好芥川动作够快,用罗生门打开了桌椅,接住了敦。但奈何他也累的没劲了,两人就一起摔了。

“啊,好痛啊…”

“嘶-”

“芥川你没事吧!碰到哪了吗?”

“我没事,嘶-”

芥川嘴上撑着强,撞在桌角上的腿却开始发痛。

“我带你去医务室。”

“笨蛋人虎,现在学校可只有我俩。况且只是磕了一下,没什么大碍,快点把这个搬上去吧。”

芥川站起把桌椅搬进了教室,敦也赶紧就跟了上去。

“啊-总算搬完了。”

“嗯。”

“芥川你真的没事吗?”

“没事。”

“还是冰敷一下吧,都肿了。”

“...好吧。”

“来,我背你。”

“你,背我?”

“怎么了?”

“我也不是瘸了,能自己走。”

“不行,怎么说也是因为我你才受伤的。”

“谁说我是为了救你,我自己走。”

“不行,我背你。”

“走!”

“背!”

“走!”

“我说背就背!”敦有些恼火,不觉得将身子靠近了芥川。

“人虎你!”

“啊!”芥川因为腿的疼痛重心不稳的倒在地上,正好地咚了他身旁的敦。

敦平躺在地上,芥川的左腿膝盖顶在了敦的那个地方,两人脸上还有些微妙的红晕。

让人臆想飞飞的姿势。

而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走廊里。

“这次又有新资源了~”

与谢野晶子:横滨高中专用摄影师。